原来

大家都是差不多的样子。
也想像别人那样弄成自己的,但是早就料到因为和某个东西一样的原因。
所以没有办法。
其他的正在想。

 

《灵商》序

你为生存做些什么,我不关心;
我想知道,你的渴求,你是否敢于梦想
那内心的渴望。
你的年龄有多大,我不关心;
我想知道,为了爱、为了梦、为了生气勃勃的奇遇,
你是否愿意象傻瓜一样冒险。
我不关心,是什么行星使你的月亮位于方照,
我想知道,你是否已触及自己悲哀的中心,
是否因生活的种种背叛而心胸开阔,
抑或因为害怕更多的痛苦而变得消沉和封闭!
我想知道,你是否能面对痛苦——我的或者你自己的,
用不着去掩饰,使其消退或使其凝固。
我想知道,你是否能安享快乐——我的或者你自己的,
你是否能充满野性地舞蹈,让狂喜注满你的指尖和足尖,
而不告诫我们要小心,要现实,要记住人的存在的局限。
我并不关心你告诉我的故事是否真实,
我想知道,你是否能为了真实地对待自己而不怕别人失望,
你是否能承受背叛的指责而不出卖自己的灵魂。
我想知道,你是否能忠心耿耿从而值得信赖;
我想知道,你是否能保持精神饱满的状态,
——即使每天的生活并不舒心,
你是否能从上帝的存在中寻求自己的生命的来源。
我想知道,你能否身处颓境,
却依然站立在湖边对着银色的月光喊出一声“真美”!
我并不关心你在哪里生活或者你拥有多少金钱,
我想知道,在一个悲伤、绝望、厌烦、受到严重伤害的夜晚之后,
你能否重新站起,为孩子们做一些需要的事情。
我并不关心你是谁,你是如何来到这里,
我想知道,你是否会同我一起站在火焰的中心,毫不退缩。
我并不关心你在哪里受到教育、你学了什么或者你同谁一起学习,
我想知道,当一切都背弃了你时,是什么在内心支撑着你。
我想知道,你是否能孤独地面对你自己,
在空寂的时候,你是否真正喜欢你结交的朋友。
(一封请贴,灵感来自奥里阿山梦想者、印地安长者,199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