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24 只言片语

chaos, 想要挣脱某些东西。
NB, 居然有人把NB穿的那么好看。
沉浸在某些东西里无法自拔。

理了个精神的短发, 结果康康问我是不是受打击了。囧。

 

 

Xubuntu & ALSA

Some Chinglish, just for fun 🙂

Several days ago i install Xubuntu8.04 replaced my Ubuntu 7.04.
Today i decide make it to my primary desktop environment.

But when i configure the SMplayer i met some trouble:
   it have no graphic and no sound.

ask Google then i get the answer
for video : aticonfig –over-lay=Xv
for sound : install ALSA driver into your system.

and run $ alsamixer

make sure that no channel is set to muted.
——————————————————————–
all done.

 

QMD

    她穿了一件蓝色的大衣。我看见她的时候,一只无形的小手敲击我的心脏,语气坚定地命令到:“叹息吧。”我于是叹一声说:“你瘦了。”“但是头发长了。” 她说。我不知道接下去说什么。我看着面前的咖啡,二十块一杯,加百分之十五服务费,是我一周的生活费。我听着我初恋在讲述她的困扰,我非常清楚地知道,这 是一个非常简单、普通、古老的故事,一个有点权有点闲有点伤逝的中年男人在泡有点年轻有点气质有点糊涂的小姑娘的故事。我的心里一阵强烈的光亮,完成了人 生中一个非常重大的发现,长这么大,认识我初恋十多年,梦见她五百回,第一次,我发现我初恋是个非常普通的姑娘,尽管冒着缥缈的仙气儿,但实际上有着一切 普通姑娘的烦恼。我一直以为,她的烦恼仅限于行书学董其昌呢还是米芾,周末去西山看朝霞还是北海看荷花。初恋后来坐进了那辆大奔,我也不必推自行车陪她走 了。最后一回,她显得伤感、冷静而又兴奋,好象我姐姐上飞机去美国之前面对家人似的。好象刚刚下过雨,空气里浮尘尽去。这个时节,路边的花已经开放,而柳 絮未起。一年里,这样有月无风的春夜,北京不会多过十个。我问处长有没有狐臭,她说不知道,但是她只会坐在车子的后座,她喜欢坐后座。我心里知道,她坐习 惯大奔后,会想起我的自行车后座,会想起如何搂住我的腰,把手放在我的第十二、十一肋骨上。哥哥讲过,多数人在夜晚只看见了车灯,不记得脑后还有月亮。不 少人都说哥哥有时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其实禅意盎然。有些人生而知之,不念书却充满世俗智慧,哥哥就是其中之一。这些人在文献中间或有记载,比如《五灯会 元》中的庞处士。我想马上抱一个姑娘。否则晚上起夜,我会念叨我初恋的名字,她离得再远也会听见,会下意识地回头看见月亮。

 

2008.11.17 柔嘉维则

很难过。

突然人都走了。
前几天还一起吃饭的小豆同学飞去印度晒太阳去了。
小麦要去远的地方上班。周末才会回来。
大伟也是。
康康好像也走了。

冷清。很难过,加上阴郁的天气。让这一切非常的不合事宜。
今天的一切都是黯淡无光的。

 

alipay OpenID

现在观察到三家支持了
http://www.china-pub.com/
http://www.360buy.com/
http://www.newegg.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