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道德地屏蔽了优酷的45秒片头广告]

From : http://www.zhaomingliang.com/2012/06/block-youku-long-ads.html

有时候就是想用电脑看一下优酷的视频,甚至只是想看看电视剧看到哪集了,总要等待45秒,对于我这么急性子的人来说是不可忍受的.这也是我逃离奇艺的原因.
好吧,我屏蔽不了奇艺,就屏蔽优酷吧.
打开hosts文件,手动改掉广告相关域名的IP

0.0.0.0 atm.youku.com
0.0.0.0 Fvid.atm.youku.com
0.0.0.0 html.atm.youku.com
0.0.0.0 lstat.youku.com
0.0.0.0 stat.youku.com
0.0.0.0 static.lstat.youku.com
0.0.0.0 urchin.lstat.youku.com
0.0.0.0 valb.atm.youku.com
0.0.0.0 valc.atm.youku.com
0.0.0.0 valf.atm.youku.com
0.0.0.0 valo.atm.youku.com
0.0.0.0 valp.atm.youku.com
0.0.0.0 vid.atm.youku.com
0.0.0.0 walp.atm.youku.com
0.0.0.0 atm.youku.com
0.0.0.0 fvid.atm.youku.com
0.0.0.0 speed.lstat.youku.com

这样屏蔽了广告,但是还是黑屏.
开始->运行->cmd, cd %appdata%\Macromedia\Flash Player\#SharedObjects\,确定,会看到一个字母数字组合的文件夹,打开,找到static.youku.com,删除里面所有文件.

然后打开一个优酷视频,确实没广告了,然后再接着来干.还是刚刚那个static.youku.com,看一次视频会多两个文件,YOUKU_FSO_PROXY.sol,属性改成只读,确定.

现在好几天没有看广告了.古永锵回应广告过长质疑:相比国外已经很温柔,但是古总忘记了,他们可以直接关闭广告,如果你不想看的话.

 

Capture Time To First Byte using curl

From: http://www.pinoytux.com/linux/capture-time-to-first-byte-using-curl

Working with websites is equivalent to non-ending website testing. Checking the speed of the site itself is not a new thing to check when doing performance diagnostics. And I found out that curl can calculate the speed of a website, from the initial connection time, to the time the first byte is downloaded, up to the total time the site has finished loading.

Here is a sample command using curl:

curl -o /dev/null -w “Connect: %{time_connect} TTFB: %{time_starttransfer} Total time: %{time_total} \n” http://inserturl.here

This command will output this:

[root@rai01 ~]# curl -o /dev/null -w “Connect: %{time_connect} TTFB: %{time_starttransfer} Total time: %{time_total} \n” http://pinoytux.com
% Total % Received % Xferd Average Speed Time Time Time Current
Dload Upload Total Spent Left Speed
0 0 0 0 0 0 0 0 –:–:– 0:00:01 –:–:– 0
Connect: 0.268 TTFB: 1.528 Total time: 1.528

Looks like my website is fast 🙂

The first data is the Connect time, which means this is how long it took for the curl to connect to the website.
Connect: 0.268

The second data is time when the first byte was received, Time To First Byte (TTFB).
TTFB: 1.528

The last data is the total time for the site to finish loading.
Total time: 1.528

You can also turn off the progress bar by adding the -s switch to the command.

From: http://www.unquietdesperation.com/2009/03/19/time-to-first-byte-with-curl/

 

转载:降级论

原文地址:http://meditic.com/degrading-for-success/

几乎一年没有写博客了,说没时间那是借口,唯一的原因是,年纪越大越发觉自己肤浅。有些想法还没提笔,就发现很幼稚,就不敢发出来贻笑大方了。这次先给大家说个小故事:

从前有三个屌丝,聚在一起做网络,提供免费的网络服务,砸锅卖铁,通宵达旦,除了卖肾啥都做了。3年后终于做到了五百万用户,对于年轻人来说,能把五百万人玩弄于鼓掌之间,已经是很牛逼轰轰的事了,不过用户越多,成本越高,每年服务器、带宽租金、房租水电、广告运营等成本,已经达到了十七八万,屌丝们不得不面对一个终极问题:如何盈利?

屌丝们定了三盘沙县水饺,围着一箱子的冰啤酒开始计算:按照最近一月的登陆情况来看,四百万个账号已经不活跃了,真正有商业价值的只有一百万人,如 果开通xx功能,收点高级会员费,让其中1%的人升级为高级会员,每年付30块钱年费,那么每年收入就是100万x1%x30元=30万元!不错嘛, 扣除十七八万的运营成本,还剩毛利润12万,每个屌丝年底能分到4万大洋,如果按照打工者的算法,这三个人每人月薪3333元,木有奖金,木有津贴、木有任何福利,上班还得带自家的电脑。

尽管如此,屌丝们还是激动得咬了一口水饺,激动的热泪盈眶:感谢苍天!我们终于要盈利啦!!!那一夜,人们看到三个发疯的屌丝在屋顶翩翩起舞。

韩寒说,中国人民是最有忍耐力的族群,一点好处就感激涕零。他一定不知道,IT创业界里的屌丝,才是这群傻逼中的战斗机。他们可以平静地忍受每年都持续亏钱,而且还能信心十足的对所有人说公司的状态非常好,如果有一天居然收支平衡了,他们会激动的趁夜难眠,比北朝鲜倒掉还开心。

本文开头的三个屌丝,其实是非常幸运的,至少能做到月薪3333元。大部分的屌丝在第一年做到几万用户的时候就会挂掉,原因众多,最主要要的是意志太弱,受不了最初的寂寞;意志稍微坚强点的会在第二年第三年慢慢挂掉,原因主要是资金断裂、团队分裂;能成功熬到第四年还没饿死、还没被口水淹死、还没被肠胃病颈椎病腰肌劳损折磨死的,甚至员工不减反增的,基本上属于神仙级别了。

我为什么要说三个屌丝的故事呢。首先是因为这是身边每天都在发生的故事,其次是因为感到可惜,IT界在我眼里一直是一个无比高级的职业,聚集着全球最聪明、最富有的人类精英。以IT创业界的青年们的智商,他们可以做成任何一件事情,包括改造银行制造汽车发射航天飞机。结果这帮人却整天在蓬头垢面得为3k的月薪而挣扎,太悲催了。

为什么用悲催这个词? 如果一个人生下来就在山沟沟里,一辈子都没机会去见什么好东西,这不叫悲催,这只叫苦难;而如果一个人生出来有一个奇怪的特异功能:皮肤出来的汗水会凝结成昂贵的水晶,本来只靠出汗就能赚钱,结果这傻逼居然觉得出汗这个行为太低级,做手术把自己的汗腺全给切了,而且丝毫没有意识到他做了什么傻事,这才叫真的悲催。

我们IT界中的很多人,生下来就是有这个出汗成水晶的特异功能的,正是因为这种与众不同,这群人能混入牛逼的大学,整天打网游还能写出像样的毕业论文, 拿到学位,进外企,考CPA,做咨询、做证券分析,研究高分子材料,做电子商务,做云计算。。。一级一级的上升,直到有一天,发现身边的人里,已经没有一个不是CPA,不是咨询师,不是高级研究员了,身边的人全是业界精英,个个都超级强悍。在这个所谓的高级圈子里,自己并没有任何过人之处,只不过是just another analyst而已。在高级圈子里拼的头破血流,最后也只能混到给台湾人整理数据而已。莫然回首,发现当年的血气方刚、年少时的无限梦想,进化成了一身肥胖的赘肉。这个时候,一个旁观者会说:“升级到头了,该降级了”

当一个社会疯狂鼓吹快节奏的时候,一定需要有人来宣扬慢生活;当全社会跟打了鸡血似的吹捧升级的时候,一定需要有人来说说降级论。

IT青年们喜欢打游戏,喜欢升级。他们的人生也和游戏一样,沉醉于不停的升级中,不仅喜欢升级自己手上的技术,把MySql改成MongoDB,把Apache升级为Nginx,在Mac上装Ubuntu,Ubuntu里再装个虚拟机去跑Mac OS。。。也喜欢升级自己的人生,从程序员升级到项目经理,再升级到技术总监或产品总监,再升级到合伙人。。。

在不断追求升级的过程中,所面临的一个很大事实是:当一个人从A刚升级到A+级的时候,其实这个人的能力层级依然只是A的层级,还未胜任A+的层级,他必须要到A+的后期,才可以胜任A+。就好像一个高中生,高考完之后,虽然理论上已经属于大学生了,但是他的实际能力依然只是高三毕业的水平,除非他全部pass了大一的期末考试。同样的道理,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的身份和称谓,都是在描述“未来的自己”,而不是现在的自己。当你从销售员升级为销售经理的时候,你自我感觉很好:“我现在是销售经理了”,但是这个时候 ,你并未通过公司对你作为销售经理这一年的工作成果的考核,你只是一个“未来可能是合格的销售经理”的前身。如果年终考核你失败了,那么这一年最准确的描述是:一个销售员,占了整整一年销售经理的位子,最后失败了。而且这一年一定会过的很累,因为通过考核的其他销售经理,才是真正胜任这个层级的人,跟一帮真正属于这个圈子的人厮杀,就好像拳击馆里当陪练的小角色,去和泰森比了一年的武,怎么可能不累呢?

当我07年进入互联网行业的时候,就是那个拳击馆里陪练的小角色,我被迫去跟全国各地的泰森比拼,结果累的半死。后来我开始反思最初的目标,为什么要在自己身上挂一个“拳击高手”的招牌,被那么多泰森追着打? 我把这块招牌卸了,找个完全没练武的人去比拼,不是更容易赢么?于是果断照做,去找了一个没人懂拳击的小乡村,做了纯英文的Tucia.com(需翻墙),只做国外的业务。在那个地方,作为一个知名武馆的拳击小陪练,我成了村子里拳击技术最高超的人,受人仰慕,还开武馆教人拳击,活的非常滋润,而且在教人拳击的过程中,自己的拳术也比以前提高了很多,发展出一套属于自己的拳法,我虽然进不了泰森们的大圈子,但他们也进不了我的小圈子。

关于圈子,有一个很赤裸裸的现实:不会是你进入圈子,只能是圈子进入你。很多人会四处找关系,“帮我介绍给xxx吧,我想进入你们的圈子”,这样的人是永远进不去这个圈子的,因为圈子的天性是,永远追求更高一个层级的人。而我们的大部分人,其实都在以低一级的属性,占着更高一级的位子,徘徊在更高一级的圈子边缘,与更高一级的人竞争,幻想着自己可以升级到那个圈子里去。也许永远进不去,悲催的努力一辈子;也许运气好,某一天真的进入这个圈子了,但那个时候又会有下一个目标,希望进入更高级的圈子,这是一场没有终点的战斗。永远的追求升级,永远的累。

有没有想过降级呢?

如果一个来自微软的高级工程师,辞职去一个养猪场做开放平台经理,那么他的到来不仅会让养猪圈感到无比荣幸,更是意味着,利用他在IT界训练出来的高效工作方式和逻辑思维能力,他可以掀起一场养猪行业的革命,使得20年后才会出现的人性、高效、开放、协作、健康的养殖方式提前到达。在这场革命中,他会活的非常有价值。这种价值,在原先的圈子里,是完全体验不到的,因为他此前的所有工作,只是在满身疮痍的windows系统上不停的打补丁,无论打多少都逃不开产品衰落、被人鄙视的命运。

很多人的命运,都像是上面那个微软工程师。只需要降级,就能创造更大的价值,也能获得更大的满足。那为什么不呢?为什么要死死抱着那个所谓的“高级职业”不放呢?

去年我曾犯贱去趟了移动互联网的浑水,做了个手机app,刚开始的时候感觉很高级,但很快,铺天盖地的竞争对手就出现了,我又发现自己陷入了07年一样的场景:作为一个小小陪练,我他妈的又被一帮泰森们给围住了。当泰森中的战斗机—微信,变得无比牛逼之后,我就知道,战胜这群泰森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了。于是我再次投靠了“降级论”,把自己从牛逼哄哄的移动互联网行业,降级到了一个被人不齿的低级项目:Tucia Baby

这个项目虽然是传统行业,但是我们基本上是按照互联网产品的思路去做的,除了拍摄需要来店里以外,其他一切,包括营销、预约、客服、后期、选片、取片、客户关系等,所有环节都放在网络上。当然,最重要的是,作为一个脑残的果粉,我按照iPhone的做工去要求每一张作品,必须达到我们能力可以做到的最好水准,不计成本的最好水准,才允许送给客户。正式接客不到两个月时间,虽然还远未达到成功,但目前已做到每天都有客户订单,财务上已实现盈利,未来一定会比大部分app开发者更光明。

这个项目让我沉思了很久:07年我曾把一个纯纯的web2.0网站做到了alexa中国区前1000名,结果一路亏损,到最后只剩下一个员工;11年我把那个纯纯的app做到苹果官方推荐免费榜第一名,每天四五千iPhone安装量,结果一路烧钱,到最后濒临灭亡;而如今,我只需把自己从纯纯的互联网降级下来,做一些看起来有些“低级”的项目,居然就能立即实现收支平衡。

除此以外,我还发现一个现象,中国消费者在与奸商们的长期斗争中,已经培养出了一种非常苦B的品质:只要不被坑,他就谢天谢地。如果商家严格做到了承诺的每一件事情,客户就会感动的泪如泉涌。如果商家不仅做到了所有承诺的事情,还很贴心的提供了一些额外的服务(比如我们给每位客户赠送非常好吃的樱桃和进口巧克力作为甜点),那么客户就会激动的哭天喊地、奔走相告,推荐给他认识的每一个人。

其实这片肮脏的国土,就是上天赐予IT青年们的最好机会。

在一个不会练武的村子里,只要你会打两拳,你就是拳术最厉害的人;在一个没有服务意识、忽视产品质量的土地上,只要你用心做服务,用最高的标准去要求自己,你就会成为这块土地上最出色的商家;在一个没有现代管理意识,不懂网络、不懂微博、不懂用户体验、不懂口碑传播的粗犷社会里,你只需要把之前花在IT产品上的心思的10%拿过来用,就可以秒杀一切天朝对手。

所以,

IT青年们,当你在为网站的转化率苦苦思索的时候,当你在为app的活跃度辗转反侧的时候,当你在为融资计划苦苦哀求各界大佬引荐的时候,也许犯了一个错误,也许你们的脑子最值得闪光的地方,不是去悲催的IT界当炮灰,而应该是去按摩界、餐饮界、烧烤界、早餐界、理发界、送花界、纺织界、成人用品界、个人护理界、汽车修理界。。。。与IT界相比,这些行业的确无比低级,他们的老板连qq都会发音成“抠抠”,他们的员工一辈子都没用过Email;跟他们解释什么是SEO,什么是用户体验,什么是数据挖掘,他们会在听你说完之前就开枪自杀掉。正是因为如此,这些行业才是如此的不堪一击。正是因为如此,当智商高达147的IT青年还在为3k薪水拼命、而智商不到50的烧烤店老板正坐在porsche里玩着前面那位青年开发的app的时候,我就忍不住仰望星空。

这些原始而纯粹的行业,正在等待IT精英们的降级,如同蒲公英一般的伞兵,在黑夜里从天而降,长驱直入,用最智慧的产品、最优质的服务拯救这些早就该死的行业,屌丝的生命将会绽放出银色的羽翼,无比丰满,无比性感。

 

 

书一本: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6388661/

摘自:《这些人,那些事

吴念真:计程车司机的故事

有一天,我去坐计程车。台北市大概七成以上的人都认得我,所以我在台北很守规矩,走路一定靠右边,不会一边走一边抽烟。那个计程车司机在听古典乐,那音乐恰好是我当时唯一能接受、唯一喜欢的肖邦。我很高兴。他从后视镜看到我。我说那是肖邦啊。他说对啊。他很含蓄地说,导演你好,我常常想,如果哪一天碰见你,我一定要讲个故事给你听。我说,好啊,你讲啊。他说,你就当成我自言自语好了。

他讲故事的技巧不是很好,就是说他大学时有个非常好的女朋友,全班都以为他们会结婚。他大学毕业后去当兵,他女朋友在外商公司做事,做得非常好。他退伍之后,女朋友说不如我们一起开一个小公司,因为她在外商公司工作过程中认识很多客户,也有很多经验。两个人就开始做。这个男人是本省人,女朋友是湖南人,她妈妈很会做饭,女朋友常带他回去,她妈妈会煮很好吃的饭给他吃。

后来生意越做越大,从两个人做到十几个人。他一个客户的女儿和他一起出差去马来西亚,两人就上床了。客户知道后,一定要他负责。他那时候也知道这个客户是蛮大的客户, 跟他女儿结婚也不错,找到一个好的太太可以少奋斗十年。本来他和女朋友计划是做到四十岁,公司上市,他们就退休环游世界。可是梦还没有完成,他们就分手了。他女朋友很好说话,这样再讲什么都没有意义了。唯一抗议的是她妈妈。她妈妈有一天中午拿饭菜到办公室,一进来顿时鸦雀无声。他很害怕,就站起来。她妈妈只是打他嘴巴,说,坏孩子,我不煮饭给你吃了。就一直哭着走了。他说那是他人生中最痛苦的事。

其实他跟妻子在一起也并不快乐,总有一种内疚和罪恶感,最后也就离婚了。最后很颓废,生意乱七八糟,欠了一屁股债。台北做生意失败的人常常去开计程车,因为还是自己当老板。可是不好的是常常遇见以前的客户,还会打招呼,下车后会多给钱,他就会觉得很尴尬。后来他在机场排队,遇见的正是当年的女朋友,很商业精英的打扮。他的第一反应是把后面的牌子撕掉,因为上面有他的名字。

他女朋友上来,直接说要去台北市中心的私人医院。他就低着头,不想让她认出来。那个女的没有跟他讲话,就开始打电话。第一个电话打回家,在外国,叫她女儿不要因为妈妈不在家就不上芭蕾舞课,叫她儿子记得吃维他命丸,游泳课要上。再打一个电话给澳大利亚的公司,说已经到台北了,交代要做什么事。然后打给她在伦敦的先生,说要买什么东西。最后打一个电话给他们共同认识的一个同事,说我回来了,妈妈生病要开刀。我特地回来陪她,不久就要回去,想看看你们,你们一定要带着小孩子来。然后就到了,下车。他想,还好,一路都没有认出他来。结果那个女的突然转回来,敲敲车窗,要他摇下来。她盯着他看,说,我都已经跟你讲过了我自己十几年来的人生变化,而你连Hello都不想跟我讲一声吗?讲完就走了。

车子已经开到我公司,他还没讲完一半。我就说没关系,你讲完我再走。听完只是觉得人生惨烈,可是后来想起突然感觉很强烈,非常深沉。有一天晚上写到这一段的时候感觉很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