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假纪(二)折腾

2009/01/20

活着就是折腾

2009-1-19

已为良人。

休假之前给自己列了一堆计划,Gentoo,LFS,Sphinx。。。Blah、blah。

昨天晚上同步Gentoo的portage终于同步好了,累死,,今天早上emerge gentoo-sources 之后 /usr/src 下空空。。不知道什么地方出问题了。暂时搁下。

LFS的东西看到了100页,还有300多页,得加速看完。

Sphinx手册看了一半,得继续一遍实践一遍继续。折腾。。还有DB。。sigh。

还有水牛计划,sigh,事情真多。

休假纪(一)

2009/01/17

记录也是一种记忆。

2009-1-17

加班调休,so,我现在已经是在享受假期了。:)

今天姐姐结婚,是一样的热闹,亲戚都来了。跟惯例似的,每个人都在问我:“什么时候带一个回来”,或者就是 “明年的这个时候就该你了”。。-_-~

只能应付过去。

都是往常的一样的礼数,多的就不讲了。

姐姐要上车之前,我们这里的习俗是要弟弟给姐姐端洗脚水(端完洗脚水,得到红包一个:)),然后呢,再背上“花轿”,当然现在就是车了。还有一起吃了几个鸡蛋–“分家饭”。老妈还哭了。。。

看到画框里我和姐姐在小学的时候在连云港电子素描(想起了那个时候在连云港的照片只剩这一个还有一个在海边的照片,和老爸老妈的照片因为胶卷坏掉丢了,连云港的事情就只能在记忆中了)。唏嘘不已。已然这么多年过去了。。。嗯。姥姥姥爷今年的精神也是不错。

嗯,大家都要好好的。。开始做事了,一堆的计划^_^

也来说说黄牛

2009/01/13

快乐一下吧:)

From : http://www.newsmth.net/bbstcon.php?board=Joke&gid=1772086

发信人: Singways (马乙), 信区: Joke
标  题: 也来说说黄牛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Jan 13 00:18:53 2009), 站内

刚工作那会儿很老实。
有次老板要兑换美元,找了我。他递给我个有号码的字条,说,这是黄牛的手机号。
于是我就拨了过去。一接通,我就问,请问是黄先生吗?
对方说不是,你打错了。
我赶紧道歉,然后挂机。仔细检查了遍,然后一个数字一个数字拨。
又是那人,我说找黄先生,他又说不是,然后跟他对手机号码,没错啊!然后我说,是一个叫黄牛的。。换美元?他哦了一下,没说什么,于是我们进入正题。。。

挂完电话,我发现旁边几个同事笑得趴在地上。。。

点讯输入法

2009/01/09

点讯梅花输入法BlackBerry全键盘版
装上使用非常棒。

做实事的人是最值得赞誉的。

已决定,只要还在使用点讯,则每个月捐助2块钱。

移步观看:http://www.dayhand.com/bbs/viewthread.php?tid=10320&extra=page%3D1

[Zt]无名师的Unix心传

2009/01/06

转载自:http://linux.chinaunix.net/bbs/viewthread.php?tid=1052940

一、无名师与万行码
无名师曾对来访的程序员说:“Unix传统上认为,一行shell脚本胜过万行C程序。”
这个程序员自以为对C极其精通,说:“这不可能。UNIX内核正是用C实现的。”
无名师回道:“确是如此。不过,UNIX传统上认为,一行shell脚本胜过万行C程序。“
程序员颇为沮丧:”但是在C中我们可领会到尊者Ritchie的智慧。我们与操作系统和机器合而为一,可以获取无与伦比的性能。”
无名师回道:“诚如你言。不过,Unix传统上认为,一行shell脚本胜过万行C程序。”
程序员冷笑着想愤然离去。无名师向学生Nubi颔首示意,Nubi在黑板上写下一行shell脚本,问道:“尊敬的程序员,看看这行管道,用纯C实现,是不是要一万行C代码?”
程序员沉吟念诵。最终他承认如此。
“你需要多长时间来实现和调试那个C程序?”Nubi问道。
“很长”,来访的程序员承认。“但傻子才会干这个而不去完成更有价值的任务。”
“那么谁更了解Unix传统?”无名师问道。“是写一万行代码的,还是看到任务的无谓而不去编码的?”
听到此,程序员眼中一亮。

二、无名师与脚本狂
无名师和学生吃早饭时,从黑客大陆来了个陌生访客。
“Ihear y00 are very l33t,”他说。“Pl33z teach m3 all y00 know”。(我听说你很牛,请把你会的都教给我。)
无名师的学生面面相觑,都没听懂这类粗鄙言语。无名师微笑道:“你想弄懂Unix?”
“I want to b3 a wizard hax0r”,陌生人回答,“and 0wn ever3one’s b0xen。”(我想当个顶尖黑客,能掌握所有人的机器。)
“我不教这个”,无名师答道。
陌生人很激动。“D00d, y00 r nothing but a p0ser。”,他说。“If y00 n00 anything, y00 wud t33ch m3。”(哥们儿,敢情你没真本事啊,你要知道点儿东西就教给我了。)
“有条路,”无名师说,“可以将你带入真知。”他在纸上写了个IP地址。“黑掉这台机器,这对你来说应该不费什么力气,它的管理员不称职。回来后告诉我你发现了什么。“
陌生人鞠了一躬就离开了。无名师把他的早饭吃完。
几天过去了,几个月过去了。没人再想起陌生人。
数年过去了,黑客大陆来的陌生人回来了。
”你混蛋!“他说,”我黑掉了那台机器,你说的没错,太容易了。但是我被FBI抓起来扔进监狱了。“
”好“,无名师说,”你可以继续下一课了。“他在另一张纸上写了个IP地址交给陌生人。
”你疯了?“陌生人喊道。”经过这事,我再也不黑别人的机器了。”
无名师脸现微笑。“这里就是”,他说,“真知的开始。”
听到此,陌生人眼中一亮。

三、无名师的双路论
无名师如是教导学生:
“达摩教义有条准线,这在尊者McIlroy的符咒“做一件事并做好”中得到体现。它强调软件应当具有简单一致的行为,这符合Unix惯例,人和其它程序便都很容易想象其心理模型。
“但达摩教义还有另一条准线,体现在尊者Thompson的符咒“有怀疑,用穷举”中,很多经文都教导我们现在得到的90%,比等不来的100%更有价值。它强调实现的健壮性和简单性。
“现在告诉我:什么程序符合Unix传统?“
想了一会儿后,Nubi沉思道:
“老师,这些教义有冲突。”
“简单的实现往往对边缘情况有欠考虑,比如资源耗竭、无法关闭竞争窗口以及在未完成事务中超时等等。”
“发生边缘情况时,软件行为往往不规律、难以猜测。这当然不是Unix传统。“
无名师颔首同意。
“另一方面,大家都知道精巧的程序很脆弱。更进一步说,每个对边缘情况的修正往往牵扯到程序的核心算法,还牵扯处理其它边缘情况的代码。”
“于是,对边缘情况防患于未然、确保描述的简单性,反而会使得代码过分复杂、bug成堆、根本无法发售。这当然不是Unix传统。”
无名师颔首同意。
“那么,什么是正确的达摩道?”Nubi问道。
无名师说:
“当鹰飞翔时,它忘记爪子与地面相触?当虎捕食时,它忘记腾空的一刻?VAX只重三斤!”
听到此,Nubi眼中一亮。

四、无名师与方法论
无名师和学生Nubi在圣地行走,无名师习惯在晚间为城市和乡村的Unix新门徒布道。
一次,聆听者中混入了一名方法论者。
“优化程序时不对热点进行反复衡量,就像渔夫把网撒入空湖中。”无名师说。
“那么,”方法论者说,“管理资源时不持续地衡量你的产能,不也像渔夫将网撒入空湖中么?”
“我一次碰到一个渔夫时,他正将网撒入船下的湖中,”无名师说,“他摸了好一会儿船底,像在寻找他的船。”
“但是,”方法论者说,“如果他把网撒入湖中,为什么还要找船呢?”
“因为他不会游泳。”无名师答道。
听到此,方法论者眼中一亮。

五、无名师的GUI论
一晚,无名师和Nubi参加一个程序员的探讨会。有个程序员问Nubi和他的老师来自哪看看学校。当得知他们是Unix大道的追随者时,程序员颇为不屑。
“Unix命令行工具太粗糙太落后”,他讥讽道。“现代的、设计得当的操作系统可以在图形用户界面中做任何事情。”
无名师一言不发,只是指着月亮。旁边的一条狗对着他的手狂吠。
“我不明白。”程序员说。
无名师依然缄默,指着一幅佛祖像,然后又指着一扇窗。
“你想说什么?”程序员问。
无名师指着程序员的头,接着指着一块大石。
“请把话说清楚!”程序员要求道。
无名师深深蹙眉,轻拍程序员的鼻子两下,把他扔到旁边的垃圾箱中。
程序员试图从垃圾堆挣扎出来之时,那条狗跑过来在他身上便溺。
此时,程序员眼中一亮。

六、无名师与Unix班
一个Unix狂热者听说无名师掌握Unix大道真知,便跑来求教。无名师对他说:
“当尊者Thompson发明Unix时,他并不理解它。随后他理解了,受益了,不再发明了。“
“当尊者McIlroy发明管道时,他只知道它将传递软件,并不知道它能传递思想。”
“当尊者Ritchie发明C时,他将程序员放到缓冲溢出、堆损坏和烂指针bug的地狱中惩罚。”
“说实话,这些尊者又瞎又蠢!”
狂热者对无名师的用词极为愤怒。
“这些智者”,他抗议道,“给了我们Unix的大道。我们嘲笑他们,就是混淆是非,比转世为牲畜和MCSE还不如。”
“你的代码全无污点和缺陷?”无名师问。
“不,”狂热者承认,“没人不犯猎。”
“这些尊者之智,”无名师说,“就是了解自身之愚。”
听到此,狂热者眼中一亮。

七、无名师的Unix传统论
一学生对无名师说:“我们听说SCO公司把握着纯正的Unix。”
无名师颔首。
学生继续说,“我们还听说OpenGroup公司也把握着纯正的Unix。”
无名师颔首。
“这怎么可能?”学生问。
无名师答道:
“SCO确实把握着Unix源码,但是Unix的源码不是Unix。OpenGroup确实把握着Unix的名称,但Unix的名称不是Unix。”
“那么,什么是Unix传统?”学生问。
无名师答道:
“非源码。非名称。非思想。非实物。恒变。不变。”
“Unix传统是简单和空。正是简单,正是空,才使得它更强胜飓风。”

“以自然法则前行,在程序员手中,吸纳各种优良设计。与之竞争的软件最终必与之想像;空,空,真空,虚无,万岁!”
听到此,学生眼中一亮。

无名师与最终用户
无名师又一次布道时,一个最终用户听说了他的智慧,跑来求教。
他对无名师三鞠躬。“我欲学习Unix大道,”他说,“但是弄不懂命令行。”
一个旁观的新门徒开始嘲讽最终用户,说他脑子一锅粥,说只有经训练者、有智慧者才配使用Unix。
无名师抚手不语,命这个嘲笑最终用户的新门徒前坐,坐到最终用户身边。
“告诉我,”他对新门徒说,“你写过什么代码,有过什么突出设计。”
新门徒嗫嚅了两句,然后沉默了。
无名师转向最终用户。“告诉我”,他问,“为何你要寻求大道?”
“我用的软件并不能令我满意”,最终用户答,“既不稳定,也不美观。听说Unix之道尽管艰难,但超越一切,我愿抛去一切诱饵和虚像。”
“那么,”无名师问,“你为何想尽办法让软件帮你做事?”
“我是个建筑工”,最终用户答道,“这座城里的很多房屋都出自我手。”
无名师转向新门徒。“家猫也能欺负老虎”,无名师说,“但是猫叫永远比不过虎吼。”
听到此,新门徒眼中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