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伙伴及决定性时刻

By 王微 @Tudou

昨天,Hugo说,IDG一年一度的聚会,都会安排一个已经上了市的公司创始人, IDG这所创业学校的毕业生,来和大家分享一下经验。在座的各位,大部分都还是在读生。我们还以为,多少年前我们就已经是闯荡江湖、牛B的社会老手了,没想到,原来还是很嫩的在学青年。

都是一所学校的校友,我和大家分享三个就读期间的故事。三个简单的故事。

第一个故事,是关于恐惧。

2005年4月15日, 土豆那时候一共5个人。将要凌晨。我和我的开发工程师,两人瞪着电脑屏幕,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发布土豆网。

在2005年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完全的互联网菜鸟。我的团队也一样。

“还有好几个Bug没修。”我的开发工程师说,“心里害怕。要不要再延几天?”

那时候,我们几个人已经照着我的脑子里的一个念头开发了三个月。就我们所知道看到的,我们是这世界上唯一的视频分享网站。没有谁可供我们学习。 世界上还没有Youtube。搜索土豆网,打开的还是一个菜谱的网站。我们也都知道那句话:如果一个想法只有你一个人想到,这个想法可能不是个好想法。如果整个世界只有我们几个人在白天黑夜地忙活这件事,我们在做的会不会是一件极其愚蠢的事?

而且,就算这确实是个好想法,那么,就在那一刻,也许这世界上有很多更有经验更有资源的团队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我们的想法是最好的吗?我们的网站产品是最好的吗?用户会喜欢吗?用户在哪儿?怎么找到这些用户?恐惧。

“发布吗?”我的工程师问我。凌晨了。

“发布吧”,我说,“他妈的我已经付了800块钱的新闻通稿费了。不能退款。”

无知者无畏。那时我对中国互联网的凶险和艰难,完全无知。

把自己逼到多花一块钱、多滞留一分钟都凶险的绝境,是另一种克服恐惧的方法。

第二个故事,是关于伙伴。

土豆上线后才几天,IDG的高翔就找到了我。第一次见面,我们俩在上海宝莱娜的花园里聊着,聊互联网,聊土豆。从中午一直聊到了夜里,整整聊了11个半小时,各自喝了5升的啤酒。随后见了毛丞宇,杨飞,当然,还有章苏阳。

10月份,我到了北京。苏阳和杨飞在会议室里,我们聊了15分钟。

“王微,这,我们这样想,50万美元,30%,干不干?干咱们就一起干了,不干咱们就算了。”苏阳说。

我想了想,说,“我去下厕所?”

“去吧去吧。出门转角就是。要不要我和你一块过去?”杨飞说。特别热情。

“不用不用。”

我撒了泡尿,回来,说,“那咱们就一起干了吧。”

所以我们就一起经过了后来的4轮融资, 公司的和我个人的种种风波和风险, 经过了金融危机,牌照危机,上市的艰险,公司业务从无到有,从5个人到1000人,一起干到了现在。

那50万美元是我觉得最值得的50万美元。IDG的各位合伙人,尤其是苏阳和Hugo(熊晓鸽),给了土豆巨大的帮助。创造一个公司的过程,艰难,不可预测,危机重重,有一个我们可以完全信任的伙伴、老师,一起走过来,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

第三个故事,是关于决定性的时刻。

今年的8月3日,凌晨4点钟。土豆的财务团队,两个投行,两个律师所,会计公司,土豆的上市团队核心成员都在香港中环的一个办公室里。

我们熬了一周通宵,都已经精疲力尽。我缩在办公室一个极小的电话亭里,在通一个已经进行了三个小时的电话。

经过几轮的提交,将近一年的据说是中国公司在美国上市持续最长久的一次上市过程,这是最后一次提交的关键时刻。

但是,市场在过去的三个月里一直波动,过去的一周,由于希腊,上下大幅震荡。

“我们两个银行的建议都是推迟上市。我们觉得9月份的市场环境应该会好很多。今天不要提交。”投行在电话里说。几周下来,他也极其疲倦了。

“不,必须这个月上。必须现在提交。” 我说。

最终,我把所有的资源,所有的说服力,我和土豆能调动的一切力量,都压在了那个电话上。

“好吧,但我需要和另一个投行确认下。”投行电话里说。

我挂了电话,虚脱一样地疲惫,但我知道我们已经赢了。10分钟后,团队的一个人接完一个电话,他忍不住高举拳头叫了出来,“We go!”

凌晨4点半,在截止时间半小时前,我们提交了报告。开始了正式的路演。到美国的第一天,碰到美国政府债券70年第一次被调低评级,希腊和意大利的国债危机持续着,路演的一周里,股市每天跷跷板般上下5%地剧烈震荡。一周里我们开了55个单独会,11个宣讲会,10个城市。8月17日,土豆上市了。

我们都看到了当下的市场是多么地悲惨。如果那一刻没挺住,那估计我们要从9月等到10月,10月等到11月,到现在还等着。

在电话亭里的那最后三分钟,是决定性的时刻。

一生之中,真正的决定性时刻,极其稀少。我们每个人都会想起一生中那么几次的决定性时刻。一个人、一个公司,整个的未来,就取决在那么一个窄得像刀锋的时刻。

在那样的关键时刻,退了,就是一个悲催的人生,只有挺住,全身心地押上去。必须赢。

这是我的三个故事。

我们的酒店过去不远,就是灵山,山顶有个大佛。世界有诸多难处,有诸多烦恼,也有诸多的神和佛。不知我们现在生活的,到底是佛法盛世,还是末法世界,需要这么大一尊佛。

管它这世界是盛世,还是末法,我们都只是人,生老病死。一个公司也像一个人一样,有生老病死。运气好的,有像亚历山大那样,32岁就已经征服了所有的已知世界,也有像姜太公那样,80岁了还在钓一条不知道到底存不存在的大鱼。有一路生龙活虎的,也有从小病怏怏但是成年后龙精虎猛的一条汉子的。当然,也有半道夭折的。

那是命运。人有人的命运,公司有公司的命运。就像人一样,公司总有死去的那一天。如果我们只看结果,那所有的结果就只有一个,死亡。

来的路上,我在看一本书,《耶路撒冷》,耶路撒冷的历史,其中说到十字军东征。一千年前,有位著名的伊斯兰将军Ibn Shaddad,他经历了萨拉丁和狮心王理查德争夺圣城耶路撒冷的战争。有一天,他老了,萨拉丁和理查德都早已死去了,他想起过往一切,“所有这些逝去的年头和战士们,仿佛他们都只是梦。”

丰臣秀吉死去的时候,大约是想起了自己的一生,一个农民,因缘际会,居然成为了日本的主人,这么华丽的人生。他临终的俳句是,“大阪城的一切,如梦中之梦。”

我们是创造者,梦想者。尤其是在座的各位创业者。就算一切到头都只是梦,就像金刚经的开头,“如梦幻泡影,如露又如电,” 到了尽头,回想的时候,到底我们做了一个美梦还是噩梦?无论如何,亚历山大丰臣秀吉萨拉丁理查德们,姜太公,他们的一生是一个精彩的旅程。是一个有趣的梦。

过去6年,土豆的旅程,是一个奇特有趣又美好的梦。

祝大家,在我们还能做着梦、活在梦里的时候,尽我们所能,做有趣的梦,也活有趣的梦。

谢谢

 

renew转载:三个和尚的故事与项目机构管理

转自:http://www.douban.com/note/21375446/

三个和尚的故事与项目机构管理
2008-11-12 13:15:20
[此文不是我写的,转来分享一下]

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总寺的方丈大人得知情况后,就派来了一名主持和一名书记,共同负责解决这一问题。主持上任后,发现问题的关键是管理不到位,于是就招聘一些和尚成立了寺庙管理部来制定分工流程。为了更好地借鉴国外的先进经验,寺庙选派唐僧等领导干部出国学习取经;此外,他们还专门花钱请了天主教堂、基督教会的神父传授MBA。外国的神父呆了不久留下几个屁就走了,一个屁叫BPR,一个屁叫ERP。

书记也没闲着,他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人才没有充分利用、寺庙文化没有建设好,于是就成立了人力资源部和寺庙工会等等,并认认真真地走起了竞聘上岗和定岗定编的过场。

几天后成效出来了,三个和尚开始拼命地挑水了,可问题是怎么挑也不够喝。不仅如此,小和尚都忙着挑水、寺庙里没人念经了,日子一长,来烧香的客人越来越少,香火钱也变得拮据起来。为了解决收入问题,寺庙管理部、人力资源部等连续召开了几天的会,最后决定,成立专门的挑水部负责后勤和专门的烧香部负责市场前台。同时,为了更好地开展工作,寺庙提拔了十几名和尚分别担任副主持、主持助理,并在每个部门任命了部门小主持、副小主持、小主持助理。

老问题终于得到缓解了,可新的问题跟着又来了。前台负责念经的和尚总抱怨口渴水不够喝,后台挑水的和尚也抱怨人手不足、水的需求量太大而且没个准儿,不好伺候。为了更好地解决这一矛盾,经开会研究决定,成立一个新的部门:喝水响应部,专门负责协调前后台矛盾。

为了便于沟通、协调,每个部门都设立了对口的联系和尚。协调虽然有了,但效果却不理想,仔细一研究,原来是由于水的需求量不准、水井数量不足等原因造成的。于是各部门又召开了几次会,决定加强前台念经和尚对饮用水的预测和念经和尚对挑水和尚满意度测评等,让前后台签署协议、相互打分,健全考核机制。为了便于打分考核,寺院特意购买了几个计算机系统,包括挑水统计系统、烧香统计系统、普通香客捐款分析系统、大香客捐款分析系统、挨上必死系统(简称IBS系统)、马上就死系统(简称MS系统)等,同时成立香火钱管理部、香火钱出账部、打井策略研究部、打井建设部、打井维护部等等。由于各个系统出来的数总不准确、都不一致,于是又成立了技术开发中心,负责各个系统的维护、二次开发。由于部门太多、办公场地不足,寺院专门成立了综合部来解决这一问题,最后决定把寺院整个变成办公区,香客烧香只许在山门外烧。

部门多、当官的多,文件和开会自然就多,为了减少文山会海,综合办牵头召开了N次关于减少开会的会,并下达了“关于减少文件的文件”。同时,为了精简机构、提高效率,寺院还成立了精简机构办公室、机构改革研究部等部门。

一切似乎都合情合理,但香火钱和喝水的问题还是迟迟不能解决。问题在哪呢?有的和尚提出来每月应该开一次分析会,于是经营分析部就应运而生了。分析需要很多数据和报表,可系统总是做不到,于是每个部门都指派了一些和尚手工统计、填写报表、给系统打工。

寺院空前地热闹起来,有的和尚在拼命挑水、有的和尚在拼命念经、有的和尚在拼命协调、有的和尚在拼命分析……忙来忙去,水还是不够喝、香火钱还是不够用。什么原因呢?这个和尚说流程不顺、那个和尚说任务分解不合理,这个和尚说部门界面不清、那个和尚说考核力度不够。只有三个人最清楚问题之关键所在,那三个人就是最早的那三个和尚。说来说去,就是他妈的闲人太多了!他们说:“整天瞎分析个屁!什么他妈的流程问题、职责问题、界面问题、考核问题,明明就是机构臃肿问题!早知今日,还不如当初咱们仨自觉自律一点算了!如今倒好,招来了这么一大帮傻B,一个个不干正经事还他妈的人五人六的,跟屎盆子一样甩都甩不掉!”

又过了一年,寺院黄了,和尚们也都死了。人们在水井边发现了几具尸体,是累死的;在寺院里发现了几千具尸体,是渴死的。

refer: http://www.west263.com/info/html/wangluobiancheng/qita/20080410/61148.html

 

10个让你早起的技巧

转载,原文链接:http://www.aqee.net/waking-up-early-10-tips-that-work/

这篇文章里将要讨论的话题是我这几周一直奋斗的事:成为一个早起的人。

早起能帮助你更好的安排一天的生活,让这一天变得更有效率的第一步。这里我将奉献给大家的是帮助我成为一个早起的人的10个技巧。

1. 起床

这最重要的一步当然是起床。不是醒来、坐起来,而是要蹦下床。当闹铃响后,你马上下床,跑到另外一间屋子里,把灯打开。快速的下床能让你摆脱安逸的环境,这样才不会再次睡去。

2. 不要听信你脑子里的声音

你知道,有个声音一直对你说:“再睡10分钟,不会有问题的,10分钟后一定起来。”

不要听它的。现在就起来,让它妈的给我闭嘴。

3. 别喝咖啡

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大的思想转变。相信我说的:咖啡对你没好处。这样一句话是来自我这样一个以前对咖啡上瘾的人。

我经受了一个月的瘾症和头痛的折磨才去掉这个习惯。这是值得的,我比以前感觉更好了。在白天我感觉更加清醒,晚上更容易入睡。

不相信我的话吗?“You are not so smart”网站有一篇很好文章谈论咖啡影响。去读一读吧!

4. 睡前做计划,给第二天早起找个理由

有一个清晰的行动目标是你能早起的本质动因。一个好的方法是,在纸上写下第二天早上需要完成的重要事情。写这些东西时请确保你脑袋清醒。

如果这第二天早上要完成的事能让你感到甚至一点点的兴奋,那你的早起将完全不成问题。

5. 记录你成功的早起

找一个大的日历纸(或自己打印一个)。弄到了吗?很好!

现在让我们来做一个简单的游戏。每次当你成功的早起后,就在日历当天的格上打个大红勾。如果没起来或比计划起得晚,那就什么都不标。把这张日历挂在你每天都能看到5-10次地方,尽可能的多获得红勾勾。

相信我,这个简单的方法非常有效。这不仅仅适用于早起,它可以帮助你建立起任何习惯。

6. 同一时间醒来,感觉累了就睡觉

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是去调整你的睡觉时间,而不是你的起床时间。努力保持着同一时刻起床,而睡觉的时间要根据你是否感到疲倦而定。顺从身体的感觉。

7. 在早上做实事

你终于实现了一次你的目标,在早上5点钟完全起来。非常好!现在千万不要去浏览Facebook或Hacker News,这会让你早起的成功化为泡影。用其它时间去做这些事情,用这早上大脑清醒的时间做些实事!

8. 断除退路

如果你是一个缺乏自律的人,还有一个方法也十分有效,就是完全断除你睡懒觉的后路。约客户一大早见面,或约朋友在早上晨跑,瞧,你睡不着了。

9. 找一个早起的伙伴

做这样的改革永远都是困难的。把你的计划分享给身边的朋友们听,看是否有有兴趣的人和你一起做这些事情。跟他们分享自己的经验——哪些招儿管用,哪些不管用。和朋友一起做事情总会更有趣些。即使你发疯似的要在早上4点起床,也会有同感。

10. 专一

有一个像天天早起这样的大目标是个了不起的事情。尤其是当你把它变成习惯时。很多人不能成功的原因是他们试图把多个像这样的大目标一起执行。我并不是说这不可能,但显然是非常困难的,失败的几率更高。30天内专注于一个目标,努力把它养成习惯。这会大大的增加你成功的概率。

 

向好之心

原文地址:http://www.cbnweek.com/yuedu/ydpage/?raid=1469

  我在看日系少女杂志的采访记录的时候,《恋物志》发行人有一句话打动了我,他说他们可不简单地是在卖什么杂志,他们是把美好卖给读者。我喜欢这种对自己的工作和事业的理解,为此我特意找来一本看,嗯,我相信他所言不虚。

  以前《连线》杂志的创始主编凯文·凯利来我们这里做客的时候,他说,《连线》不是一本技术杂志,而是一本生活方式杂志。他相信技术控们关注的不仅仅是技术发展,而是一种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

  同样,当有读者批评我们IT报道过多时,我也试图用这种方式去辩解:至少在目前,IT业还是最有创造力、创新能力最强的一个行业,哪怕是一个看起来不起眼的小公司,它可能也怀抱着颠覆和改变世界的梦想—所以,我们不仅仅是报道IT,我们更关注创造力,对那些发挥出创造力的公司充满敬意,对任何扼杀创造力的行为深恶痛绝。

  杂志不简单是新闻、信息的组合,读者对杂志的认同还包括完整的价值观。而对于《第一财经周刊》来说,我们相信商业带来的民主化,相信商业创新是推动这个社会不断进步的最有效的手段。我们通过杂志把这些呈现给读者,这是我们觉得自己的价值所在。出满200期的时候,我们在网站上把所有的杂志封面摆出来—这本杂志的进步,缘于我们对商业创新和民主化越来越多的专注和坚定。

  不管是优秀的杂志,还是优秀的公司,如果有什么共同点的话,就是大家都有足够的“向好之心”。这个“向好”,既有提供美好、使世界更好的理想,也有做得更加精致、把一切推向极致的完美主义理想。

  很难说从什么时候开始,完美主义变成了一个中性词,比如在好多声称崇拜史蒂夫·乔布斯的那些人那里,面对这个完美主义代言人—他有舞台实现了自己的完美主义,并且取得了商业上的极大成就,但即便如此,完美主义也没有成为这些粉丝所追求的目标,相反,这个神化了的偶像,被塑造成可望不可即的形象,让完美主义与偏执或者不近情理这样的定位纠结在一起。

  一个很小的例子:有一天我的一位朋友看到了Path,虽然他很少关注技术领域和互联网应用的变化,却立刻为设计美感所折服,成为了这个产品的用户—我觉得这就是完美主义的价值,Path跟苹果的许多产品一样,不是一个完全创新的产品,它用完美主义的态度和方式来做一件事。即使是快餐,如麦当劳,它也是用一种完美主义的操作流程来给它的顾客提供标准化服务。这种标准化更是完美主义的一部分。

  “向好之心”还能让自己更强大。哈佛商学院教授理查德·泰德洛曾讲过,若好莱坞不当自己是电影业,而是娱乐业,那么在电视普及大潮席卷娱乐业时,就不会死抱着电影不放。更早的19世纪末的马车制造业者也不应给自己定位成马车生产商,而应把自己看作交通运输业的一部分。当别人都在说传统平面媒体业没落的时候,你会知道你不简单是一个“做杂志的”,你可以更深入思考你在整个市场中的定位。

  我们生来就是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哪怕这变化只是一点点,但我们也就因之而有了伟大的基础。这样想来,我们仿佛就有了更多能量,就能更强大;这样想起来,就好像,这世界正在变得好起来。

 

转载:一次真正的WEB2.0渗透全过程

作者:RAyh4c
原文地址:http://hi.baidu.com/rayh4c/blog/item/87421230ef74db82a9018e82.html

目标是一个大型在线论坛,论坛程序是某著名BBS程序二次开发版,需要得到目标服务器webshell,针对论坛的主站进行各种测试,未发现明显漏洞。

于是开始DNS FUZZ,发现有个子域名指向的另外的服务器存在一套WEB MAIL程序,通过社工的方式GOOGLE搜索到了该邮箱的多个账号,针对账号进行弱口令猜解,获得一个账号登陆了这套WEB MAIL程序,发现此WEB MAIL程序是一套非常老的开源程序,存在目录遍历和文件上传漏洞,得到该服务器的webshell。

从WEB MAIL程序数据库,获得了论坛管理员的一些密码,尝试一些管理员密码登陆主站论坛却需要密码提示问题,无果而返。

发现BBS程序登陆认证的SET COOKIE方式是主域名和子域名通用,于是通过之前得到的webshell上传一个记录HTTP头和IP的PHP探针,将此PHP探针的链接用于贴图发帖,放到个人签名里,到论坛上专门找管理员发过的贴回帖,最后获得了管理员的COOKIE。

使用管理员COOKIE访问论坛发现并没有在登陆状态,怀疑论坛程序对IP做了判断,于是使用Fiddler将所有的请求强制加入X-Forwarded-For头伪造为管理员的IP,这才登陆成功,获得了论坛前台的管理权限。

由于管理员前台发帖有HTML权限,将管理员最新发的几个帖子都修改并加入一个javascript脚本,脚本的作用是绑定网页的点击事件为伪造登陆窗口的函数,在伪造的登陆窗口内记录管理员输入的密码和密码提示问题,静默发送到远程的脚本。

最终得到管理员的密码提示问题,登陆论坛后台,利用论坛的模板功能获取WEBSHELL,整个渗透完成。

 

stay.

Unless you try to do something beyond what you have already mastered, you will never grow. — Ralph Waldo Emerson